• 温州11岁男孩失联第五天 孩子父亲50万重金寻子

    2018-12-04 17:40:19

    已经是寻人的第五天,11岁的温州乐清男孩黄政豪还没有回家,也没有回到校园。 在大家全城接力寻人的时候,孩子被找到的信息却在四处传播,还有人说孩子离开是因为父母为他报了

    已经是寻人的第五天,11岁的温州乐清男孩黄政豪还没有回家,也没有回到校园。
     

    在大家全城接力寻人的时候,孩子被找到的信息却在四处传播,还有人说孩子离开是因为父母为他报了太多培训班。
     
    今天,记者向家属和警方求证,黄政豪目前还没有找到,网上流传的这些信息是谣言。
     
    目前,黄政豪的妈妈陈女士已经发布了重金50万寻子的消息。
     
     
    最新消息!孩子还没找到!父亲出面辟谣
     
    今天(12月4日)中午11时30分,记者赶至乐清市公安局虹桥派出所,见到黄政豪父亲黄良义,他出面辟谣称,孩子走失的原因并非是网传的抗议补习班报太多。黄良义告诉记者,他和妻子给孩子报兴趣班课是比较宽松的,“周六有一个奥数班,下午是课程巩固班,星期天是他最喜欢的足球课。”
     
    “这几天,我每天都接几百个电话,全部都是求证或者询问的,就没有一个是找到的消息。”黄政豪的父亲黄良义说,语气中带着失落。
     
    11月30号晚上10点多得知孩子走失的消息,父亲黄良义马上开车赶回乐清,12月1日凌晨三点到虹桥派出所,至今没有离开过。“这些天心里很急,如果真的有人把孩子带走了,请把孩子还给我们,我们不会追究责任。”黄良义说,“孩子是我们家的命。”
     
     
    失联男孩父亲黄良义出面辟谣 (记者 张银燕 项锐)
     
    虽然平时都在上海做生意,但黄良义只要有空,都会跟儿子视频交流,对孩子的爱好和生活习惯也非常了解。“儿子喜欢玩王者荣耀和我的世界等游戏。”
     
    关于孩子有没有跑到网吧玩游戏的可能性,黄良义肯定地说:“他不会也不爱玩台式机的,平时最多拿手机玩一下。”
     
    父亲曾接到骗子电话,索要5万元
     
     
    在经过近一个小时的交流后,黄良义用低沉的声音告诉记者,他每天接到的大多是热心人士来电,但其中也有来自骗子的。
     
    “12月2日,一个男人给我打电话,说我儿子在他手上,向我要5万元。”后来经过警方排查,确认对方是骗子。
     
    “孩子是蘑菇头,尖尖的脸型,人又瘦又黑,头发也不多,如果流汗了可能会贴在额头上,这几天肯定会变得脏兮兮,请你们一定要帮忙先找他。”昨天深夜,黄政豪的妈妈陈女士还在公益寻人群里发布儿子的信息,提起儿子,她语带哭腔,希望志愿者可以扩大寻找范围。
     
     
    昨天(12月3日)晚,网络上流传多张微信群聊截图,称已找到走失五天的乐清虹桥男孩黄政豪。记者经过向乐清警方求证,网传走失孩子已经回家、系因补习班太多出走等消息均为假消息。此外各类疑似孩子行踪的监控截图目前都还未获证实。警方、志愿者及家属仍在寻找走失男孩下落,请市民注意辨别!
     
     
    另此前,乐清本地微信群里曾流传一则消息称,“昨天中午放学时,有学生遇到开小车的向学生问路,并拿出100元感谢费,让孩子上车带路。”对于这则消息,经过核实,多地均出现过此类谣言。
     
    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时他离家里五六百米11月30日下午,黄政豪的妈妈陈女士开车去接儿子,哪知时间错开了,她到的时候黄政豪已经坐公交车离开学校。但是此后,家人一直没有等到儿子回来。
     
    “我儿子5点20分放学,当天5点23分就在校门口了,可她妈妈赶过去迟了,过去接的时候已经是5点40分。”发现孩子长时间没回家,陈女士曾去公交车站找他,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孩子的踪影。
     
    从学校到现在的家大约有八九公里的路程,小时候黄政豪每天上学都由家人开车接送,现在孩子大了,家人忙的时候他也会乘坐公交车到虹桥车站,然后再坐三轮车或者走路回家。
     
    黄先生说,儿子平常都会带手机,但是11月30日当天早上,黄政豪曾因为帮同学买东西被妈妈数落了几句,并且没收了他的手机,所以妈妈去接他时不巧错开了。
     
    根据监控,黄政豪乘公交车到达虹桥车站,随后再坐三轮车往家里走,但他提前下了车。黄政豪下车的地方跟家里只隔着一条街,只剩下六七百米的距离,可就在最后这段回家的路上,11岁的黄政豪失踪了。
     
    “孩子下车的地方在虹桥中学的围墙边,那条路两头热闹中间冷清。”黄先生很疑惑,离家这么近,儿子为什么没有回家?这是全家人最想不明白的地方。
     
    事后,黄先生还找到儿子坐过的三轮车驾驶员询问消息,对方说,黄政豪是自己要求下车的,也没有什么异常。
     
    陈女士说:“监控能查的我们都查了,网吧公园,河道水坑,家里柜子楼顶楼梯下,能找的都找了,航拍,搜救犬,水下红外探测,我们都用了!”
     
    记者了解到,除了家人、警方和志愿者,还有许多热心人士也加入到了寻人队伍中,并且逐步扩大搜寻范围,截至目前,还没有找到黄政豪。